预定热线

400-666-7416

010-63450891

外国人去西藏

拉亚公路-从拉萨到亚东-从高原到森林!

拉萨旅游攻略sina2016-05-07
[导读]由拉萨经曲水、浪卡子、江孜、康马至亚东,全程464公里,除89公里的等外路外,大部分均已达到四级技术标准,由于长年养护,可保持晴雨通车。该线在50年代中期所建由拉萨至曲水公路基础上,1960年沿古“绒道”新建了曲水翻越甘巴拉山(垭口海拔4800米)

 由拉萨经曲水、浪卡子、江孜、康马至亚东,全程464公里,除89公里的等外路外,大部分均已达到四级技术标准,由于长年养护,可保持晴雨通车。该线在50年代中期所建由拉萨至曲水公路基础上,1960年沿古“绒道”新建了曲水翻越甘巴拉山(垭口海拔4800米)绕经羊卓雍错、浪卡子、卡惹拉山(垭口海拔4970米)到达江孜的187公里新线,与1956年所建日喀则一亚东线相接,使拉萨、亚东间的距离比原绕经羊八井、日喀则大为缩短。亚东历史上曾是西藏最主要的通商口岸。50年代曾占西藏进出口贸易额90%以上,地理位置也很重要,此线将自治区首府与重要农牧业区、边境城镇紧密联系在一起,唯需对个别地段塌方、水毁、雪阻加强防治。

005年秋天的某个早晨,我站在江孜的丁字路口,等车去亚东。班车从日喀则始发,途经江孜。但苦等了四个小时,班车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焦急的视线里。对面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对我说班车好像已经过去了。也有路人停下来对我说亚东大雪,班车可能取消了。无奈失望之下,我回到江孜县城,坐班车去了日喀则,旋即换车前往拉萨。亚东之行本在藏地孤旅的计划中,可亚东最终没有出现在我的《藏地孤旅》中。
后来,我落脚在拉萨,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豪情和勇气。每天的生活半径近则村郎客栈,远则八廓街,半小时脚程。唯一一次远行是去林芝。林芝和亚东一样,也未曾出现在《藏地孤旅》中。朋友支付了高额酬金,委托我领队,我也总算弥补了遗憾,到过林芝了。冥冥之中,一切皆有安排,曾经失去的,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回到你身边。我本已忘却了亚东,却因为和藏族朋友的一次闲聊,我又发少年狂,恢复了说走就走的本色,出发前往亚东。

拉萨到亚东,单程470公里,全程限速。羊湖到浪卡子,我习惯性地在车里睡着了。浪卡子到江孜路段,海拔超过4000米,云层很低,公路笔直地伸向前方,路两旁是连绵的油菜花和错落的村庄,空旷寂静。这样的路况下,居然限速45公里。90公里的路程必须跑够两个小时。偶尔见到8字头的政府车辆沿着党的群众路线从群众身边疾驰而过。我对开车的赵师傅说,制定限速标准的人都不用限速。
在江孜用过午餐,接着出发。车过康马县,见到多庆措,停车拍照。复前行,进入亚东境内。广袤宽阔的旷野间,帕里神山孑然独立,云雾缭绕在山顶。太阳西下,光线依旧犀利,照得路边的屋舍宛如聚光灯下的舞台。我斜靠在椅背上,接过赵师傅递来的香烟,点着,抽一口,目光注视着窗外。旅行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路过帕里镇的时候,太阳完全落到了山的那一边。车窗外风一阵紧似一阵,温度骤降。帕里镇分坐道路的两边,饭馆和杂货店一家紧挨一家,路边有人闲逛,有人闲谈。曾经是西藏商贸重镇的帕里,在这样一个傍晚,却是一幅阴森可怖的画面。

我们的车子穿镇而过,暮色渐浓,远处的风景依稀难辨。赵师傅说,过了帕里就是一路下坡了。这时,车窗外出现了紫色的山坡,看不清是什么花,但一股暖流流进心田,此刻我想,长路迢迢,没有尽头该有多好。始料未及的是,车盘旋下坡,亚东河倏然出现在身边,河水湍急,河床中奇石嶙峋,公路两边植物茂盛。摇下车窗,清香湿润的空气扑鼻而来。往上看,云雾似绸缎缠绕山腰,一帘瀑布从天而降。一天之内,从拉萨到亚东,从高原到丛林,神工鬼斧,美不胜收,舟车劳顿,烟消云散。
朋友的父亲格桑坐在他的皮卡里在路边等着我们。他领着我们进入上亚东乡。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社区,一点不输内地城里的那些小区。格桑介绍说,2011年地震以后,政府在这片山间空地上建立了这个新社区,三个受灾村庄的村民迁入了这里。

第一晚,我们就住在格桑的新家里。格桑的老屋就在社区后面的山顶。后两天我们搬到了山顶。
翌晨用过糌粑,我们驾车前往中印边境。格桑坐在车里,伸出左胳膊,说,山后面是不丹,接着伸出右胳膊,说,山那边是印度。接着说,我们亚东在中间。车经过建筑工地般杂乱的亚东县城,驶上了盘山路。由于我们未办理特别通行证,无法抵达乃堆拉口岸,就在边贸市场停车参观。边防武警告诉我们,印度那边的商人下午一点钟才会过来。格桑大叔带了一壶甜茶,我们就在路边喝茶闲扯。市场规模很小,我们卖给印度人的商品多为卡垫和热水瓶等日用品,他们带来的是印度茶叶和各类食品。一点刚过,印度商人的车队依约而至,经过海关和检疫后便开始卸货摆摊。我听到有游客在讨价还价,Give me good price。
凭心而论,我并不喜欢在这样的市场游晃。商品种类非常有限,交易时间也很短。两个大国之间微妙的关系导致了这个市场就是一个政治市场。大家饥肠辘辘,回到县城找了一家还算体面的饭馆。我说请格桑一家吃饭,点了一大桌菜。老板娘问我们吃不吃亚东木耳,格桑就笑了。他事后告诉我,县城里的亚东木耳不是正宗的亚东野生木耳。

席间,赵师傅借口溜出包间结了账。我说你可是坏了规矩,司机该跟着客人吃喝,而不是抢着埋单。
饭后我提议去英国驿站看看。英国驿站原来是入侵英军的兵站。1909年,英国人在亚东设立邮局,将兵站改为驿站,开通邮政电报。这座亚东唯一的洋建筑现在位于亚东中学内。栅栏门锁着,仿佛告诉我,此刻你面对历史,尽管相隔咫尺,但你无法穿越。
第三天,我们在格桑大叔家后的山坡上呆了几乎一天。山坡上野生草莓、野生贝母和野生蕨菜随处可见。大叔说,只要能动,人就饿不死。
离开村子是在清晨。大叔为我们戴上哈达。上车前,大叔说你在村里买个房子,以后常来住。村子里还真是有我喜欢的房子,但有时候距离还真是个问题。人们向往隐居生活,但又不想离自己熟悉的环境太远,至少借助先进的交通工具,让我们感觉并不遥远。

标签:拉亚公路 西藏旅游 最美西藏
打印

其他拉萨旅游攻略文章

消息

返回顶部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